东方智库年终特稿丨2020,疫乱交织下的世界经济

即将过去的2020年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特殊的一年。人们对2020年有各种描述,有人说这是“厄运的一年”,有人说这是“悲惨的一年”,有人说这是“疫情大流行的一年”。

全球疫乱交织,世界经济是重灾区

不管有多少种说法,恐怕都离不开2020年的基本内涵:苦涩、衰退与悲歌,而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病毒(COVID-19)的肆虐和疫情的大流行。疫乱交织,国际失序,合作受阻,经济危机,贸易重挫,民生困顿,生命垂危,成为了2020年灰暗的主线条。

世界经济是重灾区。疫情破坏了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损毁了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造成了全球更大的贫富差距。全球疫情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下沉,产出衰退,市场波动,投资不振,消费下滑……

2020,世界经济黑暗之年

总体看,2020年的世界经济主要有五大特点。

 一是疫情全面冲击,世界经济一片黑暗。2020年的世界经济堪称“疫情危机经济”,疫情猖獗之下,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无一幸免,经济遭受了疫情的直接冲击、全面冲击、持续冲击。除少数国家外,大多数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经济体,深陷经济危机,难以自拔。

(图片说明:2020年5月3日,在美国纽约,人们在一个发放点排队领取口罩。来源:新华社发 郭克摄)

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应对疫情表现最差,造成的恶果也最严重。虽然特朗普为了竞选连任,罔顾民众生命安全,始终以拯救和稳定美国经济为优先,但仍未能挽救经济的颓势。疫情之下美国经济四面楚歌,失业人数激增,企业大量倒闭,非裔等少数族裔生活艰辛。美国的疫情和疫情经济危机,直接影响了全球抗疫,拖累了世界经济和贸易。

欧洲发达国家虽采取了一系列抗疫措施,包括部分或全面的封闭隔离,但因社会松散,隔离阻力重重,实际管控不到位,加上各种压力之下急于重启经济社会活动,导致疫情出现第二波甚至第三波。就连一向以经济贸易稳健著称的德国经济,也是警报不断,险情环生,企业经营维艰。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和法国等国因疫情严重,接连复发,经济相当糟糕,欧盟南方国家的经济主要靠欧盟和欧盟北方国家的经济救援在支撑。

新兴市场问题凸显,处境艰难

大部分新兴市场和新兴经济体本来就经济基础不牢固,疫情冲击之下各种问题或弊端显现,投资乏力,债务累积,经济社会矛盾激化,前几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不再重现,印度等国就是典型例子。今年以来印度经济一落千丈,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两个季度严重萎缩,第二季度GDP收缩至创纪录的23.9%,第三季度持续收缩,下跌7.5%。莫迪总理公开坦承,“目前印度的宏观经济形势非常不确定”。印度经济遭受了全面的“技术性衰退”,中小企业处境艰难困苦,社会消费严重不振,失业队伍膨胀,外来投资锐减,大批农民进城“造反”。巴西、菲律宾、土耳其、墨西哥、南非和印尼等国经济苦不堪言,当局压力很大。

(图片说明:2020年3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一名售票员坐在没有乘客的公交车里。来源:新华社发 贾韦德·达尔 摄)

IMF在去年底曾乐观地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5%,OECD的预测更乐观,但新冠疫情的暴发冲垮了这一乐观预测。随着一批批国家尤其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纷纷跌入疫情的深渊,IMF等不断调整今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预测。国际经济机构普遍认为,今年的世界经济正遭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如果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主要打击发达经济体的话,则这次疫情危机的早已严重波及全球所有经济体。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可以说,2020年是全球经济灰暗的一年。IMF今年10月发表《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为-4.4%,其中发达经济体为-5.8%,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均在-10%以上,整个欧元区为-8.3%。美国和日本的经济增速分别为-4.3%和-5.3%。全球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预计为-3.3%,其中印度、墨西哥和南非的经济增速分别为-10.3%、-9.0%和-8.0%。俄罗斯疫情严重,确诊病例持续猛增,经济形势极其严峻。

12月中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表的2020年度报告预测的数据,比IMF 10月发布的预测要乐观一些,估计今年G20国家经济增速为-3.2%,欧元区经济增速为-7.5%, 全球经济增速为-4.2%。OECD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增速为-3.7%,比IMF的预测要乐观一些,但对英国经济的预测则比IMF悲观得多。最近英国的英格兰地区又传出病毒变异消息,世界多国迅即取消了往返英国的航班,英国经济雪上加霜,市场人心惶惶。

(图片说明:2020年3月28日,在意大利罗马,工作人员在社区消毒。来源:新华社/美联社)

中国率先复苏,为世界经济稳定作出贡献

二是全球经济趋向复苏,但各种隐患依存。世界各国对于疫情的来袭普遍缺乏思想准备和应对准备,以致疫情暴发之初,普遍如临大敌。除美国等家外,多国相继采取了全面或部分封闭隔离的硬性防控措施,其中印度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全国连续封闭措施。总体看,这些防控措施是见效的,阻遏了经济的进一步恶化,但也带来了不少副作用,在一些西方国家引起了强烈抵制和反抗。

随着疫情长期化和经济社会舆论压力增大,以及疫情的阶段性好转,很多国家纷纷取消或减缓疫情防控措施,重启经济活动,复产复市,国别经济和全球均出现了复苏迹象,一些国家还出现了V形经济复苏。产业、产业链和对外贸易的逐步恢复,为多国经济触底回升提供了支撑。

从IMF、世界银行和OECD发布的全球经济形势报告看,从第三季度开始,世界经济总体出现复苏好转,特别是原来预期的世界主要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经济进一步衰退没有出现,世界贸易组织预估的全球贸易大倒退也没有出现。特别是中国抗疫取得战略性成果,各地迅速复工复产,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和贸易的复活作出了重大贡献。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8%、3.2%与4.9%,GDP增速呈现逐季反弹的好态势。

各国纷纷救援,世界经济活动得以复活

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暴发后,世界各国特别是主要经济体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经济金融机构,纷纷采取紧急救援行动,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大幅度降低银行利息,大规模回收债券资产,向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资金,为受困企业及时提供纾困,对股市采取了刺激措施,给受困和失业群体、家庭提供了经济帮助。据统计,全球公共财政救援资金总额超过了12万亿美元,各国央行等又提供了数万亿美元的救援资金。这些强心剂在一定程度上冲抵了疫情危机造成的普遍经济社会危机,救活了部分濒临倒闭的企业,从而逐步稳定了经济和市场,提振了投资信心。

OECD在12月发表的题为《把希望变成现实》的报告中称,由于多国政府和央行的空前行动,全球经济活动在许多领域得以迅速恢复,尽管一些服务活动仍然因物理距离而受到损害;就业的崩溃也已部分扭转,虽然许多人仍然就业不足;大多数公司都幸存了下来,尽管在许多情况下财政收入方面仍有所削弱。如果没有大规模的政策支持,经济和社会状况将是灾难性的。最坏的情况已经避免,大部分经济结构得到维护,可以迅速恢复。

危机仍存 隐患很大

但世界经济的各种危机和隐患仍然没有消除,全球范围内各种类型冲突依然面临复杂局势,大国关系的恶化和冲突加剧令人忧虑。有分析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对华进行遏制甚至封锁的总体战略并不会发生改变,中美经贸摩擦很可能长期化与持续化,而且拜登政府将会回归到通过多边主义策略向中国施压的路径上。

此外,全球粮食问题凸显。联合国警告说,世界正处于至少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的边缘。大流行已经破坏了全球食品供应链。联合国预测,死于新冠病毒及相关疾病和营养不良者将超过冠状病毒本身造成的伤亡。粮食危机将对世界经济造成长久冲击和隐患。

疫情危机,加剧世界经济不平衡

三是世界经济很不平衡,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疫情危机加剧了世界经济的严重不平衡。疫情来袭后,虽然发达经济体遭遇了寒流和飓风,但因为底子厚、实力强,经济多元发展,抗风险能力较强。但发展中经济体特别是贫穷落后国家则经不起疫情危机的沉重打击,纷纷陷入深重的经济危机和民生困境。

2020年,世界经济的不平衡主要表现在三大方面:

一是贫穷落后国家债务进一步高筑。违约风险大大增加,多国无力偿还高额债务,不得不强烈要求减免债务或推迟还贷,非洲、拉美、中亚和中东地区一些国家的债务压力尤大。

二是行业经济不平衡。此次疫情危机主要冲击了世界各国的旅游业、商业、餐饮业、娱乐业、体育赛事等服务业。由于多国相继封城、关闭边境,禁止大型集会和文娱体育活动,世界航空业、旅游业、餐饮业等长期整体停摆,很多以旅游业和服务业为经济支柱的国家和地区,经济遭遇毁灭性打击。欧美多家航空公司的客机被迫长期停泊在机场,大量员工被迫失业,由此造成一系列问题。世界各大旅游景点呈空置状态,各国体育运动场和娱乐场所大门紧闭,连东京奥运会也被迫推迟,即便明年得以举办,也将大伤元气;

(图片说明:日本东京都厅前的东京奥运会会徽。来源: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三是传统经济和新经济很不平衡。疫情之下,生产停顿,企业关门,社会消费需求大大减少,传统经济普遍陷入极度困境,但数字经济却大行其道,美国苹果、谷歌、推特、脸书等新经济新媒体因祸得福,赚得盆满钵满。生产、生活、社交、娱乐、会务和医疗保健等方式的改变,大大刺激了在线经济和技术创新,一大批公司被激活。但数字经济主要在发达国家,贫穷国家则主要是付出。

疫情之下,全球贫困人口急剧增加,据估计2020年至少有1亿人处于严重贫困之中,数百万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9美元,衣食无着。OECD的报告指出,疫情经济危机下,最脆弱者继续遭受不成比例的苦难。较小的公司及企业家更有可能退出商业。许多低收入者失去了工作,充其量只能得到失业保险,很快找到新工作的前景不佳。大量人群生活在贫困之中,通常较少得到社会安全网覆盖的人的境况进一步恶化。“来自较不顺利背景的儿童和青年,以及不太合格的成年工人,在家庭学习和工作方面一直举步维艰,可能带来长期的损害。”

“美国优先”恶化世界经济大环境

四是极端主义盛行,世界经济遭遇更大逆流。自2017年1月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无视世界发展大局,竭力奉行以“美国优先”为旗号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极端利己主义和强权霸凌政策,在国际上接连毁约退群,严重恶化了世界经济大环境,对经济全球化造成了严重破坏。

2020年以来,随着美国疫情的恶化,美国当局变本加厉地奉行经济贸易上的极端主义。美国一方面以保障美国防疫抗疫和医疗救援物资为由,逼迫美国企业迁回国内,禁止美国先进技术和产品出口;另一方面对中国等国的企业实行更加疯狂的围剿打压,进行全面的制裁,不断将中国等国企业列入美国的重点打压“实体名单”,并威胁要与中国全面“脱钩”,对中国华为等高科技企业实行全面“断供”。美国还煽动和唆使欧洲、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禁用华为等中国5G通信设备,封禁中国的一大批移动互联网应用软件。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于世贸组织的公平仲裁和正常运转百般阻挠,逼迫世贸组织按照它们的意志进行改革。

(图片说明:2020年2月20日,在英国伦敦拍摄的华为新产品与解决方案发布会现场。 来源:新华社记者 韩岩 摄)

一些国家心态不平衡,紧跟美国,企图挟美自重,主动策应美国反华势力,对中国企业、中国投资、中国科技、中国商品和中国互联网应用软件等进行蛮不讲理的打压围堵。

总体看,2020年的世界经济和贸易环境乱象丛生,恶流猖獗,国际贸易面临诸多风险,全球经济合作步履艰难,全球化遭遇更加猛烈的“顶头风”。

油价看涨 金价走高

五是国际油价趋稳,黄金等贵金属价格走高。如果说2020年世界经济中有些许令人欣慰的市场稳定信息,那就是国际油价总体较为稳定,没有出现预期的大起大落。国际油价在4月中旬发生狂跌,引起全球产油国和能源行业惊慌,之后产油国通过联手行动,使国际油价逐步趋稳。自4月底以来,国际油价一直都是稳中有升,WTI(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中间基原油)油价4月21每桶收盘价10.01美元,之后连续走高,12月17日收盘价为46.95美元。国际油价的趋稳走高,对世界产油国和世界经济的稳定都是一大利好消息。

另外,黄金等国际贵金属的价格也保持了强势和基本稳定。纽约金价在3月底至7月中波动不大,7月以后出现高涨,8月7日涨至今年以来最高峰,突破了每盎司2000美元大关,之后虽连续走下坡路,但12月中下旬以来纽约金价再度攀升。由于世界经济依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英国出现病毒变异,黄金价格再次受青睐。有人估计年内将再次突破2000美元大关。

明年世界经济好坏,主要取决于全球疫情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对于明年的世界经济形势,各种机构和智库预测纷纷,可谓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但笔者认为,目前的种种预测都不过是一种主观猜测,2021年的世界经济如何,关键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演变。如果疫苗得以不断上市并能大范围顺利接种,而且不发达国家也能得到较为公平的分配,则明年全球疫情有望逐步好转,在此大背景下,全球经济大概率也会逐步好转。但若疫情继续蔓延,则全球经济仍将处于暗淡和艰难之中。

从以往的情况看,IMF和OECD对来年的经济预测大多偏于乐观,去年IMF和OECD发表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数据后,笔者曾在东方智库发表的文章中提出质疑。目前IMF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将增长5.2%,OECD预测将增长4.2%,笔者依然认为这两种预测有些偏高。

2021年世界的经济的走势,除了疫情这个关键因素外,还必将受到国际政治、大国关系、地缘政治和世界军事与安全等诸多复杂因素的牵扯影响,从这些层面和角度看,目前对2021年的世界经济没有足够乐观的理由。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