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诈骗态度嚣张,警方追溯源头令人吃惊!

今年4月初,玉山县公安局接到上级转来的6条涉及电信诈骗案件线索,受害人所在地各不相同,有重庆的,有杭州的,有上海的,还有黑龙江的。6条电信诈骗案件线索,几乎涵盖了目前主要的电信诈骗类型。

这六条来自全国各地的案件线索,之所以被转给玉山县公安局,是因为虽然诈骗电话号码显示的归属地各不相同,但是通过技术分析,它们拨出的地点都在玉山县樟村镇。玉山警方认为,在当地可能存在一个诈骗窝点。

根据以往案例,电信诈骗团伙多藏身于境外,尤其是缅甸北部。而这次的诈骗电话竟然来源于这个赣东北小镇,而且还涵盖了多种电诈类型,实在是令办案民警感到奇怪。

樟村镇里的一处普通三层民房,就是警方确定的目标。按之前的推测,该处藏有一个电信诈骗窝点,犯罪嫌疑人正是从这里拨出诈骗电话。然而,民警观察后发现,房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并没有人生活的迹象。据村里人反映,房主一家在外地生活,房子空置很长时间了。经过核查,民警确定目标无误。可明明是幢空房子,这数以万计的诈骗电话又是怎么从里面打出来的呢?玉山警方随即将侦查情况向上级做了反馈。

上饶市公安局接到案情反馈后,初步研判,这一诡异案情的背后,应该是缅北诈骗犯罪集团远程遥控goip设备打电话,这么一种今年新兴起的诈骗方式。

所谓的Goip,就是指虚拟拨号设备,它具备多条线路并可配备多个手机SIM卡卡槽,犯罪分子可以同时在其中安装几十张手机卡。他们将这种设备放在国内某个地方,自己则躲在境外,对设备进行远程操控,拨打电话实施电信诈骗。因为是国内号码,更容易让被骗人放松警惕。

玉山县公安局在市局相关警种,以及弋阳县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组织刑侦、网安、辖区派出所民警连续奋战,摸清这一犯罪窝点的脉络。第一层级是缅北的犯罪集团;第二层级是负责跟缅北犯罪团伙联系的人,也叫“总调度”,和一个日常维护goip设备的成员;第三层级是帮助总调度面向社会收卡的人;第四个层级就是卖电话卡的人。

4月25号到27号,玉山警方一举捣毁了这个由境外电信网络诈骗团伙操控,主要为其提供通信支撑的涉嫌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查缴虚拟拨号设备两套,涉诈电话卡69张。随着信息技术的迭代更新,骗子的套路也在不断翻新。那么,Goip这种电信设备是如何成为电信网络诈骗帮凶的?境内境外骗子又是如何相互勾结实施诈骗犯罪的呢?

近年来,电信诈骗已然成为了危害社会的一种毒瘤。政法部门联合相关单位对此种犯罪进行了不遗余力地打击,并且加大宣传,预防人民群众上当受骗。然而,隐藏境外的诈骗团伙并不甘心,他们绞尽脑汁变化骗术。境外犯罪团伙通过以一月能赚几万块为诱饵,在一些不正规的游戏网站或者一些存在灰色交易的微信群、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发送招聘广告。

本案团伙主犯正是看到这种招聘广告,与境外诈骗团伙建立了联系。境外诈骗团伙指示他购买这种虚拟拨号设备,并尽可能多地收购电话卡。收一张卡两百元,收回来之后全部交给“总调度”。境外诈骗团伙十分狡猾,他们采取人机分离方式,在招募总调度人员的同时,还会招募一名设备维护人员,传授设备使用方法,由此人在境内布置设备,负责每天白天定时开关机以及维护。而调度者和维护者之间互不相识,只是按照指令交接设备和电话卡。

通过这种设备,境外诈骗分子不停拨打诈骗电话。这样就会造成一个号码可能在一小时之内就有上千个拨打记录,电信运营商根据打击电诈的经验,会对这种异常情况采取预警停机。此时,境外诈骗团伙成员就会指挥维护人员前往窝点更换电话卡。

犯罪嫌疑人彭某,湖北人,诈骗集团招募的设备维护人员,而在这之前,他是玉山县一酒店的厨师。接到境外诈骗集团的指示后,彭某在当地樟村镇租下这处空置的民房,将设备连接妥当,藏在墙角杂物堆里就走了。需要开关机或者更换手机卡的时候,他才悄悄潜入,尽可能不被发现。

境外诈骗犯罪集团一张电话卡支付五百到八百块钱,而这张卡在goip设备上正常运行一小时就是四百元酬劳。而他们是通过虚拟币网络支付结算的,认为这样更加地隐蔽。

有了被招募者提供的通讯支撑,缅北诈骗团伙就做到人在境外,却可以用国内的手机号码拨打诈骗电话。而彭某等人从中也会获得巨额非法利益,仅4月1号到2号两天,他们就从境外诈骗团伙那里获得了两万多元。

据了解,被警方抓获的五名犯罪嫌疑人中,有三人涉嫌诈骗,另外倒卖电话卡的两人,因涉嫌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刑事拘留。在金钱的利诱下,徐某等人出卖良知,自欺欺人,成了他人的马前卒,结果得不偿失。目前,“断卡”行动正在全国深入推进中。“断卡”行动断的是两种卡:一是电话卡,二是银行卡,在此警方也提醒,千万不要贪图钱财,去出售、出租、出借自己的手机卡、银行卡,让自己的“两卡”成为电信网络诈骗集团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