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用拼搏和担当创造优异成绩 载人航天精神注入新的时代内涵

执行完神舟五号任务后,杨利伟同其他航天员一样,每周都要进行三个半天的体能训练。航天员队伍分为主、备梯队,杨利伟作为备份梯队的队员,主要针对未来神舟十五号飞船的任务进行专门的训练。如今已担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的杨利伟,经常会跟神舟十二号飞船上的航天员进行天地通话。

最近一次通话中,神舟十二号乘组航天员告诉杨利伟,太空的工作并不轻松。

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 杨利伟:看到他们在天上,这个时候你会很心疼他们,这一次飞行他们在上边光卸螺丝卸了一千多个,手都出茧子了。

空间站由天和核心舱、两个试验仓和天舟货运飞船、神舟飞船组成,为了给航天员创造舒适的环境,2020年,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在天津航天城组织了五舱联试。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总设计师 杨宏:这样的一个大规模的五舱联试持续了103天。我们的队伍是什么样一个工作状态?24小时连轴转的状态,三班倒,103天24小时三班倒的状态。

天和核心舱是今年4月29日,由长征五号B火箭发射升空的。这个大厅里,承载了长征五号团队太多的酸甜苦辣。2017年7月2日,“长五”团队就遭遇了刻骨铭心的失败。毫无征兆,当火箭飞行到346秒时,发动机参数突然下降,遥二火箭发射失利。为了找到发射失利的原因,光是故障定位,“长五”团队就用了将近100天。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火箭总指挥 王珏:整个的工作安排按小时排,每天清点当天的工作,晚上讨论当天工作的结果。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长征五号火箭副总设计师 王维彬:越来越接近事实真相,最后把问题准确定位在一毫米之内。

“长五”这样的大型火箭,在国际上有美国的宇宙神5、德尔塔4、欧洲的阿里安5和日本的H2A。这四型火箭的首飞成功率只有50%。为了把握大型低温火箭的研制规律,在解决遥二故障过程中,长五团队把影响成败的5000多个设计特性逐步细化,逐一用数据进行严格控制,最终保证了产品的一致性。

原定遥二发射成功后,长征五号紧接着要执行探月三期和空间站的任务。“长五”人面临重新设计和优化改进两个选择,重新设计简单稳妥,但光是发动机就要再耗费两年的时间,这对国家重大工程的影响不可想象。最终,长五人果断选择了优化改进之路,哪怕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也要把问题解决掉。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火箭总指挥 王珏:一想到这些工作实际上是和国家的整个航天强国建设紧密结合在一起,有航天这样一个特殊的事业、特别的事业,对于国家特别重要。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北京11所涡轮泵设计部 郑晓宇:大家发自内心的。任务压到头上了,两年时间要建起这个空间站来,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中国实施载人航天工程29年来,以令人惊叹的速度,一路追赶、并跑、超越。从无人飞船到空间站稳定运行,我国跨越了发达国家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先后有12名航天员进行了17人次的在轨飞行。航天人用拼搏和担当,创造了发射“0失误”和回收“10环打靶”的优异成绩,也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

中国工程院院士 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 戚发轫:吃苦是什么?为了一个目标,要集中你的全部精力来完成,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到完成任务上来了。这是一种什么能力?是一种自己控制自己的能力,能坐冷板凳,坐十年、八年。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北京11所涡轮泵设计部副主任 林奇燕:目前这种时代,我觉得也很需要这种(载人航天)精神。那些关键技术只有沉下心来,去吃苦、去攻关,才能最终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