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潮|事业单位招聘不妨向公务员招考看齐

近日,张家界市人社局官网发布了一则市直事业单位招聘公告,招聘1人,工作岗位为市政府公共服务热线办公室。公告要求:招聘对象户籍在考取研究生前所在区为永定区,且父母双方或一方在市直单位工作。该消息一经发布,就引发热议。(12月31日《新京报》)

在“逢进必考”的现实语境之下,社会人员要想进入体制内,大多需要经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公开招聘(招录)考试。通过考试选拔人才,能够最大程度地保障公开公正公平,捍卫公共利益。但这也会掀起一次次“报考热”,使得权力荫庇之下的“关系户”难以通过“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笔试关卡。此时,“因人画像”的招考限制便应运而生。

一定的招考限制,有助于实现人岗匹配,有效发挥人才的专业优势,实现专业知识储备与业务工作的有序衔接。但这样的限制应该有一个度,这个度就是近期人社部出台的《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违纪违规行为处理规定》,其明确指出把设置与岗位无关的指向性或限制性条件视为违禁行为。以及2006年发布的《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暂行规定》关于“事业单位公招应面向社会,凡合乎条件的各类人员都可报名,不得设置歧视性条件要求”的规定。

市直事业单位,按理说,只要符合专业要求,便可以向社会各界发布“招贤令”,至于谁能最终录取,唯有各凭本事。但张家界市这则招聘公告却“不走寻常路”,要求报考对象“户籍在考取研究生前所在区为永定区,且父母双方或一方在市直单位工作。”这样明显带有招聘歧视的规定不仅伤害了其他考生的合法权益,也不免引发公众对于萝卜招聘、权力寻租、近亲繁殖等广泛联想。

事实上,这样的案例不是孤立的。前几日,湖南长沙市天心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在招聘聘用制工作人员时,也凭空设定一个“干部职工子弟、家属和亲戚朋友”的限制。相信在此限制之下,能够符合资格的报考人员就会寥寥无几,但其公正公平却引发公众担忧。

追本溯源,如此招考“潜规则”敢于堂而皇之地出现,除了相关部门权力任性,亟需严格查究与问责外,其背后制度设计薄弱环节更应引起重视。事业单位招考时,一则招录公告仅在各区县门户网站发布,公众信息获取渠道单一;二则招聘单位“话语权”过重,报送招录计划、审核限制条件、选择试卷、组织笔试和阅卷、组织面试与资格复审等等,几乎都由区县一级自主把握,连面试监考老师也大多出自本区县各部门。加之事业单位面试比重比公务员面试比重更大,更具有左右最终录取的决定性,这就容易为权力寻租埋下伏笔。

反观公务员考试,无论是国考还是省考,都有种种体制机制设置以规避这种权力寻租的潜在风险。全省乃至全国统一出题、统一设置考场、面试官地域交叉、所有信息上网接受监督、面试比重大多只占30%(事业单位大多占据50%)等等。这也是近些年公务员考试能赢得社会广泛认可,拥有极强公信力的原因。

因此,规避事业单位领域的萝卜招聘、因人画像等招录“潜规则”,就应该将公务员招考的权力监督制约机制推广到事业单位招考领域。唯有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方能营造更加公正公平的招录风气。

文/汪东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