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融合发展是利益格局的大洗牌

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发布。文件提出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整体框架,明确城乡融合发展要破除体制机制弊端,具体实施分为“三步走”,缩小城乡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两个差距。(5月5日 新华网)

城乡融合发展,简而言之就是城乡发展一体化。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这一不平衡不充分也包括了城乡发展。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也首次将“城乡融合发展”写入党的文献。由此来看,实施城乡融合发展,实则是解决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重要手段和抓手。城乡融合新政的出台,必将给城乡社会发展带来利益格局的大洗牌。甚至可以说是有史以来一次深刻的社会大变革。

城乡融合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城乡界限明确,无论是户籍、土地还是职业、身份,种种城乡生产、资源要素等长期保持着二元结构。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城乡之间才有了真正的互动,而这一互动主要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流动,和城市的资本、技术、市场、管理等要素实现“融合”。也正是有这一伟大的融合,中国发展才驶上了快车道,跑出了“中国速度”。

但是,随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需求的不断增长,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日益显现,而城乡间的这种单向流动、浅表性融合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时代发展要求。此时,无论是城市发展还是乡村振兴,都迫切需要城乡之间有一个深刻的变革,共同走上深度融合、双向互动的均衡发展之路。新型城镇化建设需要更多的农村居民流向城市,而振兴乡村也需要更多的城市经济要素,资本、技术、产业、管理等等走向农村。如果说改革开放40年是城乡间的单向融合,助力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随着城乡融合新政的实施,必将带来城乡间在土地、资源、文化、劳动力、社会保障等全方位的双向融合,助力实现伟大复兴梦想。

城乡融合是利益格局的大洗牌。城乡融合打破的是城乡分割的壁垒,促进的是城乡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优化组合,促使的是城乡之间生产力的合理分布。城乡融合新政的实施,此前农村空心化、农户空巢化,农村缺人才、缺产业等突出问题,随着城市居民的下乡掘金而得到有效解决。同时随着农民进城创业、务工、落户,既增加了农民群体收入,又助力加快了新型城镇化建设。城乡双向融合,不仅是人口、户籍、住房、土地、资源、资本等发展要素的融合,还是城乡在文化、旅游、教育、医疗、生态、民生等行业领域上的深度融合,更是“山乡情怀”与“现代运营”,乡村乡愁与城市之魂的融合。既彻底打破了城乡发展二元结构,又推动了城乡利益新格局的形成,还极大地满足了城乡间互补的心灵和诉求缺位。

其实,近年来,一些地方已经在城乡融合上先行先试,也探索出一些好的做法和经验。如:四川以试点城乡融合发展综合改革推动乡村振兴,浙江以走好乡村振兴之路谋划城乡融合发展,山东以规划构建城乡融合发展格局等等。他们的实践探索,给各地落实城乡融合新政提供了借鉴,提出了新的思考。如何做好人口的迁徙、土地的流动、资源资本的共享,确保要素流动的顺畅,缩小城乡公共服务差距,等等这些都还需在边试验、边总结、边推广中,出台更具操作性的配套改革措施,以法律制度的形式加以规范,为城乡融合新政的落实提供法治遵循。

邓尤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