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中共历史上的几次重要转折

百年岁月,百年历程。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屡仆屡起、发展壮大,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重要转折,靠的就是有一大批极具政治定力的共产党人掌握航向,使党的事业于低谷处迎来新生。百年,既有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也有涓涓流水的历史细节,由此折射出百年壮丽的时代变迁。

南昌城头第一枪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立即组织领导了工人运动,掀起了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但很快迎来了腥风血雨。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对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实行大逮捕、大屠杀。4月13日,上海工人和市民召开10万人的群众大会并组织游行。当队伍行进到宝山路时,军警突然向密集的人群开枪扫射,当场打死100多人。15日,上海工人又有300多人被杀,500多人被捕,5000多人失踪。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此后,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东等省相继以“清党”为名,大规模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仅广东一地,被杀害的就达2000多人,包括著名的共产党员萧楚女、熊雄等人。北方奉系军阀张作霖也疯狂捕杀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

1927年4月6日,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不幸被捕。他在《狱中自述》写道:“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励行其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4月28日,面对敌人的绞刑架,他从容就义,表现出对共产党人初心使命的顽强坚守,对党的事业的无比忠诚。

江苏省委书记陈延年被捕后,受尽酷刑,以钢铁般的意志宁死不屈。刑场上,刽子手喝令其跪下,他高声回应:革命者光明磊落、视死如归。

被捕前任湖北省委常委的夏明翰身陷牢狱坚贞不屈,在给妻子的家书中写下“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的豪言壮语。他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铮铮誓言,生动表达了共产党员的理想之光不灭、信念之光不灭。

在严酷的斗争和血的教训中,党深刻认识到,没有革命的武装就无法战胜武装的反革命,就无法担起领导中国革命的重任。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南昌城头的枪声,像划破夜空的一道闪电,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端。

众志成城反“围剿”

大革命失败后,集中体现中国革命正确方向的是毛泽东、朱德领导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

1927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发动了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起义队伍在江西永新县三湾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从组织上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

1928年4月,朱德、陈毅领导的部分南昌起义部队在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队伍胜利会师,中国革命掀开新的一页。“工农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星星之火从此点燃。

1930年10月起,蒋介石调集10万大军,发动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红一方面军4万多人,采取“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歼敌1.3万人,成功打破国民党军队的第一次“围剿”。

战斗中,红军总部侦察得知,国民党第一纵队司令张辉瓒率部正大步向龙冈推进,红军诱敌深入,设下埋伏。当张辉瓒意识到已被红军重兵包围时,为时已晚。眼见大势已去,张辉瓒急忙找来一件士兵上衣,丢下师部人员和卫兵,由轿夫抬着朝一座小山逃去,却未能如愿。

此次战斗,红军歼敌1万多人。张辉瓒被活捉。

随后,毛泽东、朱德又挥师向东,在宁都县东韶附近歼敌3千多。至此,第一次反“围剿”取得彻底胜利。

毛泽东著诗《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第一次反“围剿”是红军建立后歼敌最多、战果最大的一次战役,也是红军由以游击战为主向以运动战为主的战略转变过程中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

但毕竟敌强我弱。1934年4月中下旬,国民党军队集中力量进攻中央苏区的北大门广昌。由于战术策略失误,红军遭受重大伤亡,广昌失守。

广昌失守后,中共中央领导人不能不考虑中央苏区的前途和中央红军的命运……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踏上战略转移的漫漫征程。

遵义城头的霞光

1934年12月1日,对于中央红军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一天。在突破第四道湘江封锁线时,红军在国民党湘军和桂军夹击下,牺牲极大。

三分之二的部队还未过江,而敌军正在疯狂地抢夺渡口。这一天,战争空前激烈。国民党军发起全线进攻,面对如狼似虎的敌人,红军将士与之展开肉搏厮杀。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指挥员又顶了上去,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屏障,为中央纵队和后续部队过江争取了更多时间。后面的部队不顾饥饿疲劳,争分夺秒,急奔湘江渡口。浮桥炸断了,会水的战士泅渡,不会水的战士拉着接长的背包绳过江。敌机疯狂向江中扫射,敌弹在抢渡的队伍中炸开。倒下的红军不计其数,殷红的鲜血将碧绿的湘江变成“赤水河”,牺牲者的尸体和遗物漂浮在江面。此战之残酷,惨不忍睹。多少年后,那里流传着一首民谣:“三年不喝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湘江之战共9天,红军广大指战员表现了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党史、军史、战史上写下了极其光辉而又惨烈的一页。

湘江战役后,党内对中央红军的前进方向,一直进行着激烈的争论。党和红军的许多领导人和广大干部战士认识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红军战略转移中遭受的挫折,是排斥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领导、贯彻执行错误的军事指导方针的结果。王明“左”倾错误统治全党已达4年之久,给党和红军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失。1935年1月7日,红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中共中央决定在此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

在黔军25军第二师师长柏辉章的官邸召开的这次会议上,毛泽东的发言用了三个“主义”总结概括了博古和李德的军事错误——“先是冒险主义,继而是保守主义,然后是逃跑主义”。毛泽东特别强调这次着重解决军事路线问题,其他问题暂不争论,很多人一下子就接受了。毛泽东的论述层层剖析、准确深刻,击中问题要害。

毛泽东讲毕,坐着担架来的王稼祥,从周恩来为他准备的躺椅上站立起来,他的发言更直截了当:完全赞成毛泽东、张闻天的发言,红军应该由富有实践经验的毛泽东来指挥。

周恩来是遵义会议的组织者,他一向支持毛泽东,他此时的发言是极力推举毛泽东领导红军。

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实现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次重要转折。

七大的历史贡献

1945年的春天,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在延安召开。

在杨家岭那条沟口的平滩上,专为召开七大所建造的中央大礼堂已经竣工。1945年4月23日下午,中国共产党七大在杨家岭新落成的中央大礼堂隆重开幕。大厅内,主席台上竖立着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画像,主席台上方顶端的红底白字横幅上写着“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会场两边墙上的V字形木座上插着24面鲜艳的红旗,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了24年。毛泽东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说:我们需要一个正确的政策,这个政策的基本点,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们党领导之下,打败侵略者,建设新中国。

4月24日,毛泽东作《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报告把经过延安整风运动后中国共产党形成的新的工作作风概括为: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

5月14日,刘少奇作《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大会通过了新党章,毛泽东思想被确定为党的指导思想。

6月9日,选举党的中央委员,毛泽东早在几天前就提议要把历史上犯过错误的几位同志选进中央委员会,这天他一直坐在会场上等待,王明、博古、李立三的选票过了半数他才离去。大会的第11天选举中央候补委员,毛泽东特意要求发言,提议王稼祥同志进入中央委员会。

党的七大是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召开的一次极其重要的全国代表大会。把毛泽东思想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是党的七大的历史性贡献,是近代中国历史和人民革命斗争发展的必然选择。

将革命进行到底

1948年,中华民族走到了历史转折点。280万小米加步枪的人民解放军同360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

面对蒋介石军队洪水猛兽般的进攻,毛泽东坚定无畏。在大规模内战的熊熊战火之中,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又一次担当起了中国人民的中流砥柱。

毛泽东告诉人民: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延安,毛泽东把这番话讲给美国著名记者和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听。

为了打赢这场战争,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制定了以歼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为主而不是以守住某一地方为主的消极防御的战略方针……胜利的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人民解放军终于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了!

1948年3月23日,天气晴朗,春色宜人。在吴堡县川口村元子塔渡口,毛泽东和周恩来、任弼时等领导同志率中共中央、人民解放军总部机关登上了东渡黄河的木船至山西临县,到达晋绥解放区。

两个月后的5月26日,毛泽东到达新的统帅部——西柏坡。西柏坡实际上只是几个农家小院。然而,这里却构成了连接全国各战区的神经中枢。毛泽东不能像蒋介石那样坐着飞机在天上飞来飞去。毛泽东就是在这小小的农家小院里进行“庙算”。在这里,无线电通信被充分利用了。毛泽东和前线指挥员之间关于作战电报的往来从没有间断过。他那博大的智慧和无与伦比的指挥才能,通过无线电波覆盖着中华大地。

在辽沈战役和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我军又发起了平津战役。解放军攻克天津后,傅作义率部接受和平改编,北平和平解放。

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向叶剑英表示,希望能够拜见毛主席。他的这一要求很快得到了中共中央同意。1949年2月23日,傅作义一行飞抵石家庄,当日乘车前往西柏坡。

毛泽东在同傅作义握手时,愉快风趣地说:过去我们在战场上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啊。蒋介石一辈子耍码头,最后还是你把他甩掉了。

谈到绥远,毛泽东说:有了北平的和平解放,绥远问题就好解决了,可以先放一下,等待他们的起义。

听到这里,傅作义心中涌起一阵阵感激之情。绥远是傅作义的起家之地,一直牵动着他的心,毛泽东说要等待他们起义,这就给绥远的部队留下了最好的出路。而且,毛泽东还让被俘人员也回到绥远去,这就意味着让他们去绥远参加起义,以后一律按起义人员对待。

谈到傅作义个人今后前途时,毛泽东问傅作义将来愿意做什么工作。傅作义说:以后不能在军队里工作了,最好能回到黄河河套一带去做点水利建设方面的工作。

毛泽东风趣地说,“你对水利工作感兴趣,河套水利工作面太小,你去当水利部长吧。那不是更能发挥作用吗?军队工作你还可以管,我看你还是很有才干的。”

毛泽东的会见彻底打消了傅作义的疑虑与不快,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1949年1月1日,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写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庄严而坚定地宣布:“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

1949年10月1日下午,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王建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