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的“拒绝”为何这么难?

近日,有两个与职场上的“拒绝”有关的事件有了最终结果:一是上海某咨询公司员工因拒绝春节期间携带电脑回家工作被开除事件,浦东法院认定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违法,员工获赔19.4万元;二是西安某公司新员工拒绝老员工劝酒被打事件,碑林区法院认定两打人者故意伤害罪成立,判处了缓刑。

一个是拒绝春节期间携带电脑回家工作,一个是拒绝老员工的劝酒,一个遭到了公司的开除,一个遭到了劝酒者的殴打,一个丢掉了工作,一个被打成了轻伤二级,其结果都不可谓不严重,而这也恰恰是很多“打工人”打工生活的缩影。

于劝酒打人者而言,打你,是因为你不听我的劝,不喝我劝的酒,不给我面子;于开除员工的公司而言,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那个作出开除决定的老板或公司领导而言,开除你,是因为你不听我的话,不肯随时听从召唤进入工作状态——事虽不同,本质上却是一致的,即都是因为当事人的不顺从。

如果顺从了,结果是什么?是很有可能春节假期就此泡汤,是很有可能喝吐、喝伤甚至喝死,而且,一旦这一次选择了顺从,以后大概率只能继续选择顺从,而来自上司和老员工的此类要求也大概率会变本加厉。一年难得休个长假,而且是与家人共享春节团圆时光的长假,谁愿被工作占满?酒量有限,喝了难受,谁愿冒着喝吐、喝伤甚至喝死的危险继续往自己胃里猛灌?从趋利避害的本性上来讲,没有人愿意。但同样是从趋利避害的本性上来讲,很多人却并不能那么潇洒地选择不顺从。

个中原因并不复杂。因为,这两位当事人的经历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或者,也可以把他们的遭遇称作“前车之鉴”:不顺从的结果就是或者丢掉工作,或者遭遇暴力——这种暴力有时候表现为直接的拳脚相向,有时候则表现为刁难、孤立等“软暴力”。

在强大的资本力量面前,在庞大的实力雄厚的企业面前,即使是关键岗位上的员工,也仍然处于弱势地位,绝大多数人对企业的不合理要求,对职场中的“潜规则”除了隐忍之外别无他法。而一旦表现出不顺从、不屈服的姿态,一旦敢于与不合理的规则、“潜规则”对抗,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其他的顺从者能够暗暗赞叹一声“敬你是条汉子”就已属不易,更有那浑然不觉有何不妥者,还会公然为此辩护,将顺从当作“勤劳”,将权益受损当作“奉献”。殊不知,只有在合法权益得到尊重的基础上,勤劳者才会得到敬重,奉献者的奉献才有意义,否则,便是以勤劳、奉献之名行压榨之实,是对勤劳、奉献的玷污。

对来自职场的压榨,为何如此难以拒绝?除了“打工人”的弱势地位,除了其被裹上了“勤劳”“奉献”的华丽外衣从而站在了某种道德高点外,更与维权成本过高有关。毕竟,一场诉讼,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作为个体的“打工人”大都耗不起,而企业则可以将其作为法务部门或外聘法律顾问团队的日常工作来做,孰强孰弱,成本孰高孰低,一望可知。

究其根本,若想让“打工人”面对职场压榨时硬气起来,除了要从降低维权成本上下手,还要增加违法企业的违法成本,比如,一旦违法事实成立,即对其进行高额的惩罚性处罚,否则,类似的事件恐怕很难杜绝。(张楠之)